返回上一頁 第440章:逼迫黑頭佗參加武林大會 回到首頁

第440章:逼迫黑頭佗參加武林大會
無品大知縣第440章:逼迫黑頭佗參加武林大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李應龍與風天成、黃公望、智能大師三人從外面走進了客廳。www.xiaoshuo9999.com

李應龍讓三人坐下。

下人給四個人送上了茶后退了下去。

李應龍向風天成一笑的問:風盟主,你們的武林盟總舵沒什么損失吧?

風天成一笑的:損壞倒是沒有,只不過丟了一些東西,可能是我們的人撤走了以后被一些小毛賊給光顧了。

李應龍忙道:丟了什么東西你寫張清單出來,我讓朝廷給你們賠償,畢竟你們中原武林盟在這次的平叛之戰中立下了大功的。

是啊,為朝廷出力而蒙受了損失,朝廷當然要給予賠償了,不但要給予賠償,還應該有很豐厚的獎賞呢。如果中原武林盟有人想當官的話,那也是李應龍一句話的事情,上一張舉薦的奏折就行了。像風天成這種人物,封一個二品官員應該不是什么問題。

風天成忙擺手道:不用了,一些不值錢的東西而已,要什么賠償啊。

黃公望不愿聽了,他在一旁插話道:什么叫不用了呀,要,一定得要,這可是個好機會,趁機多寫上一些,反正是朝廷給出錢,這個竹杠不敲白不敲。

聞言,智能大師雙手合什道:阿彌陀佛,黃幫主,你也太貪了吧。

李應龍嘴一撇的:幸虧你們丐幫沒有丟什么東西,不然的話,這老要飯的非把一只破碗說成是金碗,一根破木頭棍子硬賴成一根金棍不可,那朝廷可真的要大出血了。

黃公望立刻順桿子爬的道:誰說我們丐幫沒有丟東西啊,丟的東西老了去了,這些日子我們丐幫總舵因為沒有人看守,結果里面的東西差不多都丟光了。

李應龍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樣子道:不會吧,小偷又不是乞丐,他們要你們的那些破爛飯碗,破爛打狗棍子干什么呀。

黃公望一瞪眼,做出一副很是生氣的樣子道:誰說我們丐幫總舵就只有破碗爛棍子了,我們總舵里面的好東西多了去了,比如紅木椅子,紫檀木的桌子,玉杯,玉碗,玉壺什么的。

李應龍忙擺手喊:喂,喂,打住,打住啊,干皮奶奶的,你說的是你們花子窩啊還是王府啊。

聞言,風天成和智能大師都笑了起來。

風天成插話道:黃幫主,要敲竹杠的話,就等以后你找李帥單獨敲去吧,現在我們還是說一說正事吧。

話罷,稍停頓了一下,然后又道:洛陽叛軍已平,中原穩定了,我們中原武林盟盟主換屆之事也該進行了,幾位認為我們什么時候召開武林大會比較合適啊?

是啊,也應該召開了,上一次是因為李應龍來洛陽赴任把他們的盟主換屆之事給攪合了,一直耽擱到了現在。不過,那也怨不得人家李應龍,哪是當時的天門教主夏侯英蘭要挑起中原武林盟跟李應龍的矛盾布的局給攪合了。

黃公望道:不如趁熱打鐵,趁各大門派還聚在洛陽城里沒有散開之時,就近擇個黃道吉日召開武林大會,選舉出下一屆的中原武林盟主來。

智能大師點頭贊同的:黃幫主說得是,老衲看過日子了,五天以后就是黃道吉日,非常適合召開我們的中原武林盟的盟主換屆選舉大會。

風天成點了一下頭道:好,就這么定了,本座回去后

就給各門派掌門發通知。

話罷,轉頭向李應龍問:李帥,你跟西頭佗前輩能否也來參加我們的這次武林大會啊?

李應龍順口道:沒問題,我跟那老王八蛋一定去參加。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西頭佗在外面道:小王八蛋,你說了算了是不是,我老人家可是沒有答應要不要去的,你怎么就跟人家說沒問題呀,你認為沒有什么問題,說不定我老人家就會認為有大問題的。

話罷,從外面一搖一晃的走了進來一屁股坐到了一張椅子上。

李應龍看了看他道:你難道還有什么問題嗎?

黑頭佗一晃腦袋的:有啊,當然有啦,我的問題就是因為你剛才說沒有問題,所以才有了問題,不去,告訴你說,我老人家不去啊。

李應龍做出一副很嚴肅認真的樣子問:你真的不去?你真的決定了不去嗎?

黑頭佗也做出一副很認真很嚴肅的樣子回答:什么真的假的,我老人家就是不去,我就是不去你小王八蛋能奈我何。

李應龍點了一下頭道:那好,從今天起,你老王八蛋就沒有酒喝了。

聞言,黑頭佗一高從椅子上跳起向李應龍嚷:喂,干嘛又不給我酒喝呀,我又沒有惹你。

然后,轉頭向三人道:看到了沒有,翅膀硬了,就不要師父了,連酒都不給喝了,這小王八蛋越來越霸道,越來越沒有人性了。喂,你們中原武林盟管不管,不管的話,我就去找著小王八蛋的親娘,那個什么皇太后說理去。

三人知道這師徒倆向來沒個正經,他們之間的話根本就不能信,因此他們只是笑了笑,誰也沒有說話。

李應龍一瞪眼的:少廢話啦你,找誰都不管用的,老王八蛋你就說吧,去還是不去?去就有酒喝,不去就沒有酒喝,兩條路你只能選一條,選,快選。

黑頭佗立刻苦著一張臉做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道:在人家的屋檐下,我老人家不得不低下高貴的頭啊,小王八蛋,我怕了你了,去就去吧。

這時黃公望接話道:西頭佗前輩,我們武林大會上有的是好酒,管夠喝的。

聞言,黑頭佗兩眼一亮,忙問:喂,小黃,有狗肉沒有啊?

他竟然稱呼人家黃公望為小黃,聽著真的是挺別扭的,黃公望今年已經六十二歲了,已經步入老年人的行列不年輕了。但是按照輩分,黑頭佗這么稱呼也沒有錯,因為黃公望的父親是黑頭佗的記名弟子,黃公望要稱呼黑頭佗為師爺的。

黃公望一點也不在意,反而認為就應該這么稱呼他,于是他一笑的道:西頭佗前輩,有我們丐幫參加還能沒有狗肉么,而且還是肥肥的黑狗肉。

黑頭佗立刻做出一副讒言欲滴的樣子道:老天,黑狗肉,饞死我老人家了。

說著一揮手的喊:去,去,一定去,就這么說定了。

然后,向黃公望道:喂,小黃,你可要給我老人家留兩條后腿啊。

黃公望一笑的:沒問題,我們一定給老前輩留一整條狗讓老前輩吃個夠。

聞言,黑頭佗高興的一高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像個小孩子似的,手舞足蹈的大喊著:哈哈,有狗肉吃了,有狗肉吃了。

邊喊邊手舞

足蹈的跑了出去。

難怪人們都說人老了就像個小孩子,要不怎么說,老小孩,老小孩呢。

李應龍望著跑出去的黑頭佗氣的罵道:這個老王八蛋,真是個老王八蛋,一聽說有好酒喝,有狗肉吃,連自己的祖宗都給忘了吧。

他的話音剛落,就聽從外面傳進來黑頭佗的一句話:你小王八蛋難道就不是小王八蛋了么,你小王八蛋如果不是小王八蛋了,那你會是什么蛋呀,難道是狗蛋貓蛋么。

奶媽抱著孩子坐在床邊給孩子喂奶,史瑤則站在一旁看著。

這時趙盈推開門走了進來。

史瑤扭頭看去,見是趙盈,高興的道:盈姐,你來啦?

趙盈點了點頭向那個孩子一指問:這孩子就------就是我那個弟弟嗎?

聞言,史瑤先是一愣,繼而反應了過來,于是一點頭道:對,就是這個孩子。

于是趙盈走過來向那個孩子看去,但眼光很冷,非常的冷,這應該是想到了這個孩子并不是她娘生的,跟她不是一奶同胞而起了反感排斥的心理吧。

可看了一會后,眼光卻又由冷轉柔,最后竟然顯現出疼愛的表情,女人的母愛顯現出來了。當然,這也與她跟這個孩子有著血脈相連的關系吧,所以,從骨子里就親的。

然后她伸出一只手來小心的在那個孩子的嫩臉蛋上輕輕的摸了摸,然后向那個奶媽道:來,讓我抱一抱。

聞言,奶媽扭頭向史瑤看去,那意思是在問:可以嗎?

史瑤點了一下頭,表示可以。

于是奶媽把奶從孩子的嘴里面拔了出來,然后把孩子遞給了趙盈,趙盈接過來抱在懷里面,孩子沒有奶吃了閉著兩只眼睛用頭去趙盈的懷里面亂拱,趙盈被拱得“咯咯”的笑了起來。

笑罷道:這孩子真好玩,這孩子真好玩。

史瑤忙道:孩子還沒有吃飽,快還給奶媽繼續喂他。

聞言,趙盈戀戀不舍的把懷里面的孩子又遞還給了奶媽,奶媽抱過孩子繼續喂了起來。

趙盈看著孩子的小臉道:長得真像我哥哥啊,我娘見了一定喜歡。

接著用商量的口吻向史瑤道:瑤妹,等孩子喂飽了讓我抱回去給我娘看看好不好?

聞言,史瑤搖了一下頭道:這恐怕不行,應龍曾經吩咐過,任何人都不能把孩子給抱走,誰私自抱走了孩子殺無赦。

聞言,趙盈生氣的道:怎么,我也不行么?我可是這個孩子的親姐姐啊。

史瑤臉顯歉意的道:盈姐,不是妹妹不讓你抱走,如果沒有應龍的同意就讓你給抱走了,他非殺了我不可的。

趙盈一瞪眼喊:無賴他敢,我不殺了他就不錯了。

史瑤忙道:盈姐,你去找應龍說去吧,只要他同意了,姐你隨時可以把孩子抱走,抱去哪里都行。但是,在應龍沒有同意你可以把孩子抱走之前,我是不能把孩子交給你讓你抱走的,還請盈姐諒解啊。

趙盈一揮手道:好,我現在就找他去,看他敢不讓我抱孩子給我娘看,他要是敢不讓,我不跟他拼命才怪。

話罷,轉身跑了出去。

無品大知縣 https://www.hyx8.com/google/1564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