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447章:為自保呼延贊要交還帥印 回到首頁

第447章:為自保呼延贊要交還帥印
無品大知縣第447章:為自保呼延贊要交還帥印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聞言,姜統領高興的雙手互拍了一下道:好主意,這是一個好主意,就這么辦了。www.xs127.com

姜統領的話音剛落,突然,劉統領接話道:主意雖好,但------但是------

但是什么他沒有說出來,看他那樣子似乎有什么顧慮。

見狀,呼延贊語氣有些不滿的:劉統領,我們這么做是有什么不妥啊,還是你不敢跟我們去做呀?

姜統領忙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剛才是想說,這胡總管來傳密旨的事情是否很秘密,如果也被李帥知道了,他會不會對我們來一個先下手為強啊。

聞言,幾個人不由就是一愣,對呀,怎么把這件事情給疏忽了,這要是被李應龍知道了那麻煩可就大了,李應龍身邊高手眾多,派出幾個出來刺殺他們的話,他們的腦袋怎么被人家給砍下來的恐怕都不會讓他們知道的。

呼延贊用不是很肯定的語氣道:不會吧,皇上傳密旨怎么會讓別人知道呢。

王統領一搖頭的:大內侍衛總管突然出宮來洛陽怎么會瞞得住人啊,再說了,李帥那邊的丐幫可是搞情報的高手,這件事情是瞞不過丐幫的,既然丐幫知道了,李帥又怎么會不知道。

話罷,向姜統領看了看,接著道:姜統領的擔心很有道理,我們可別稀里糊涂的被人家給抹了脖子啊。

思索了一下,呼延贊一揮手:這么辦,我再把李帥交給我的帥印給退還回去,對外就說,有人要對皇太后不利,為了安全起見,李帥又把帥印給要了回去,然后又命令我們帶一部分兵馬一起隨隊去四川,在路上保護皇太后的安全。

等李帥他們入了川之后,我們再帶著帥印回朝廷交差,這樣我們兩方面都有了交代,也保護了我們自己。

聞言,劉統領點了點頭贊同的:這個主意甚好,這就等于我們向李帥表明了我們的態度,我們也就安全了。

姜統領高興的:好,就這么定了,那我們還等什么呀,動手吧。

然后向呼延贊問:呼統領,那個胡總管現在什么地方?

呼延贊一笑的:現正在客賬中休息呢。

話罷,向三個人一揮手道:走,我們找他去。

然后,幾個人從椅子上站起向外走去。

客帳在整個軍營的正中間,四大統領來到時看到那個大內侍衛總管胡才正躺在一張行軍床上呼呼大睡著呢,可能是長途跋涉累了吧。

于是呼延贊對著躺在行軍床上大睡著的胡才一聲大喊:喂,醒醒,別睡了,來人了。

胡才被呼延贊這突然的一嗓子驚得一高從行軍床上跳了起來,然后就見他一副迷迷糊糊的樣子問: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是皇上要出行了嗎?

呼延贊又是一聲喝喊:醒醒吧你,是我們來見你了。

胡才先是一愣,繼而清醒了過來,于是向呼延贊道:呼統領,是你們啊,對了,你們商量的怎么樣了?

呼延贊冷冷道:我們已經商量好了。

胡才立刻高興了起來,忙問:你們打算何時行動?

呼延贊笑了,但是笑得很冷,笑罷道:胡大總管,很對不起啊,我們不打算行動了。

聞言,胡才大驚的喊:什么,你們不打算行動了,難道你們要抗旨嗎?

呼延贊又笑了,然后擺了擺手道:不,不,我們當然不會抗旨了,我們也不敢抗旨啊。

胡才被呼延贊給說糊涂了,一愣的:你們不會抗旨,既然你們不會抗旨,哪你怎么又說不打算行動了呢?

呼延贊淡淡道:

因為我們從來都沒有接到過什么皇上的密旨,既然我們沒有接到過皇上的密旨,哪有何來抗旨一說啊,你說是吧。

聞言,胡才愣了愣,一副不明白的樣子問:你這話什么意思啊?我怎么被你給說糊涂了呢。

站在呼延贊身旁的劉統領接話道:這有什么好糊涂的,因為你這個來傳達皇上密旨的人從來都沒有在我們這里出現過,你都沒有在我們這里出現過,又何來皇上的密旨呢,你說是吧。

至此胡才要是再不明白什么意思那他就是一個弱智了。

他的臉色不由一變的:怎么,你們是要殺了我滅口啊?

話罷,一副很不理解的樣子問:可你們為什么要這么做啊?我對你們又沒有任何的威脅,再說了,我是來給你們送一份天大功勞的,你們不感謝我也就算了,干嘛還要殺了我啊?

呼延贊冷冷道:功勞,見你的大頭鬼吧,你這不是來給我們送什么功勞的,你是來給我們送索命符的。

話罷,稍停頓了一下,接著又道:你難道不知道李帥是一個極不好惹的人么,李帥的武功高的可怕,他的師父黑頭佗更是不得了,那是江湖四大絕世高手之一的西頭佗。

除此之外,李帥的那幾十個女弟子也是一等一的大高手,還有李帥麾下的金龍門有數百個武功一流的高手,更何況,還有李帥從我們幾十萬大軍之中精選出來的那三萬精銳之師呢。

再說了,中原武林十四大門派還都駐扎在洛陽城里面沒有走,他們都是支持李帥的,你覺得就憑我們這幾十萬的普通軍隊能對付得了李帥嗎?你說,你是來給我們送功勞的,還是來給我們送催命符的啊。

聞言,胡才驚慌的:沒------沒那么嚴重吧。

呼延贊抬起手來在胡才的一面臉腮上拍了一下道:沒那么嚴重?告訴你說,我是怕嚇到你沒有詳細的跟你說。或者說,我沒有帶著你去李帥殺那些大螞蟻的現場看一看,如果你看了,你就會知道,我剛才說的是多么的輕描淡寫了。

話罷,語氣一轉的又道:你這個人也真是夠愚蠢的,當時你接到這個皇上的密旨以后你為什么不轉一轉腦筋再來啊,或者干脆說,你還來我們這里干什么呀,為什么不去找個地方先藏起來,等李帥他們出發去四川了以后你再過來啊。

那個時候李帥他們已經走了,我們也就不用再執行什么密旨上說的行動了,這樣一來,李帥他們沒事了,我們也沒事了,你不也就跟著沒事了么。

聞言,胡才忙道:我明白了,我立刻出去找個地方躲起來去,等李帥他們走了以后我在出來。

呼延贊搖了搖頭:不行了,晚了,你已經出現在了我們的軍營里面了,所以,你這條命就只好留在這里了。

胡才嚇得亡魂皆冒,忙哀求道:呼統領,看在我們同朝為臣的份上,你就放過我吧,只要你這次放過了我,我一定會重謝你的。

聞言,王統領忙道:呼統領,不能放過他,不然我們四人都會死無葬身之地的,而且,還會連累到我們的家遭滅族的。

呼延贊淡淡一笑的:放心吧,我不會那么傻的,放了他我們四個人就是死路一條。

話罷,突然出手一下扼住了胡才的脖子用力往一邊一扭,就聽“咔吧”一聲脆響發出,胡才雙眼圓凳的脖子一歪沒了氣息。

李應龍走進后宅的院中,迎面碰上了急匆匆走過來的黃鈞同,李應龍奇怪的問:鈞同,走這么急干什么呀,又出事啦?

黃鈞同忙向李應龍施禮道:李帥,噢,不對,錯

了,應該稱王爺,王爺,卑職------

李應龍一擺手打斷了他的話道:喂,打住,打住啊,什么王爺不王爺的,我怎么一聽你喊我王爺這兩個字,就覺得自己像個大壞蛋似的。咱們倆誰跟誰呀,一起吊脖子,錐子扎屁股。噢,不對了,是你吊脖子扎屁股,沒我的份。

再怎么說,咱倆也是一個考場上的考友啊,你一喊我王爺什么爺的我就覺得生分不舒服。剛才在前院遇上了劉師爺,他一連喊了我好幾聲蜀王啊,王爺的,我難受的只想找個地方放屁去。你呀就別再跟著叫了,還是回到以前喊我一聲李公子吧,李公子這名稱多好啊,怎么聽都是一個有文化的稱呼。

黃鈞同忙道:卑職不敢。

李應龍一瞪眼:喂,別裝膽小啊,告訴你說,不準再叫我什么王什么爺了,再叫我就跟你翻臉了啊。

黃鈞同臉顯為難之色的道:那------那卑職還是------還是稱呼你李大人吧。

李應龍點了點頭表示同意的:隨你吧,但就是別再叫我什么王爺了,王爺可不是個吉利的名字,洛陽王人家都叫他王爺,結果自己放了一把火把自己給燒成烤豬了。

話罷,稍停頓了一下,接著又道:對了,鈞-----噢,也不對,你大小也是一個官兒,而你又對官稱那么的在乎,我也不能不尊重你,也稱呼你一聲黃大人吧。黃大人,你這么急的去干嘛呀,不會又出什么事了吧?

黃鈞同忙道:沒出什么事,卑職是急著來找李大人你的。

李應龍一愣的問:找我,什么事啊?

黃鈞同道:卑職早上收到了吏部發來的通知,要卑職回京去吏部述職去,卑職要走了,特來向李大人告別的。

話罷,又做出一副很是歉意的樣子道:聽說李大人后天出發去四川,卑職不能送李大人了,請李大人恕罪。

李應龍一愣的:述職?

思索了一下,突然似明白了的又道:可能是你在此次的平叛中做我的臥底立了功,朝廷要對你另有任用的吧。

聞言,黃鈞同表示感激的:卑職所謂的功全拜李大人所賜,卑職萬分的感謝。

李應龍一笑的擺了擺手,遲疑了一下,然后道:黃大人啊,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黃鈞同忙道:李大人對卑職有何訓示請盡管說,卑職洗耳恭聽。

然后做出一副很是恭敬的樣子等著李應龍說話,李應龍豈能看不出來,他表面對他恭敬,其實骨子里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李應龍笑了,然后一擺手道:算了,不說了,這年頭人都愿意聽好聽的話,哪有愿意聽不好聽的話的。干皮奶奶的,我的官比你大,我說了你不愿意聽的話,你雖然很是不滿意,但卻一點也不敢表示出來,而且還得做出一副很是受教的樣子對我恭維的說,金石良言,金石良言,我的老老天啊!難受不難受啊。

黃鈞同忙道:李大人說哪里的話,卑職豈能不清楚李大人的逆耳肺腑之言是為了卑職好才說的,卑職愿意聽。

李應龍做出一副懷疑的樣子問:你真的愿意聽?

黃鈞同忙道:卑職愿意聽。

李應龍點了一下頭:哪好,哪我可就說了啊。黃大人,你這個人不適合當官,此次回京城述職如有可能,不如遞一個辭呈辭掉官職專做學問吧。

黃鈞同一愣的:李大人讓在下辭官,這------

這什么他沒有說出來,然后就陷入了沉思之中。

無品大知縣 https://www.hyx8.com/google/15642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