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2725.出奇制勝(求月票) 回到首頁

2725.出奇制勝(求月票)
都市狂少2725.出奇制勝(求月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云拂臉色大變,回身甩出一把冰針,想要延緩短劍的速度。

冰針撞到短劍上,卻紛紛破碎。

這些短劍都是寶器,冰針只是寒氣所凝,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的。短劍速度沒有絲毫減緩,依然追著。

云拂大概發現了,再這么直線加速,早晚會被追上,于是迅速轉彎,準備通過急速轉彎甩開這些短劍。

但秦殊早就通過真幻之瞳發現她身體里真氣的動向,借此判斷出她下一步的動作,一柄短劍提前繞過去,正好迎面趕上,候個正著。

云拂大驚失色,空中急忙翻身,驚險地躲過那把短劍。

可才躲開那把短劍,其他短劍隨后沖到,紛紛從她身上穿過。

短劍收回,云拂從空中掉落下來,落在庭院里。

寒極冰宮那些弟子見了,臉上浮起濃濃的畏懼,終于有了退卻的意思。

秦殊看在眼里,冷笑一聲:“現在逃還來得及,再等一會,你們裝上翅膀也逃不掉了!”

他實在不愿趕盡殺絕,有心放過她們。

那些人猶豫半天,繃緊的神經開始松動,終于慢慢后退。

秦殊松了口氣,低頭去看懷里的冷梅雪,以為戰斗已經結束了。沒想到,就在這時,一陣破空之聲響起,不用抬頭,無盡視線就捕捉到,十幾枚冰針在向自己射過來。

竟然還有反抗的!秦殊氣惱,手腕上的“小刺猬”飛快延伸變化,變作厚厚的盾牌。

冰針打在盾牌上,叮叮有聲,都被擋住。秦殊卻忽然臉色大變,因為在那些冰針后面,竟然還有一枚透明的氣針,幾乎和空氣融為一體,速度明顯更快,在冰針被盾牌擋住的瞬間,氣針也沖到,“嗤”地一聲,竟然從“小刺猬”化成的盾牌上穿透而過,速度依然沒有絲毫減弱。

竟然把“小刺猬”都給穿透了!

秦殊大驚,已經來不及反應,那氣針快如閃電,透入他的胸口。

全身禁不住打個冷戰,胸口劇痛,身體里的真氣好像被攪亂的池水,瞬間完全失控。

“老公,你怎么了?”冷梅雪忙問。

“他中了我的寒芒針!”一個冷而低沉的聲音響起。

對面慌亂敗退的寒極冰宮弟子漸漸恢復安靜,人群中走出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面沉如水,氣質如冰,看不出什么特別,容貌不出眾,氣質也不迷人,簡直就是在默默詮釋著“路人甲”的涵義,但走出的步子沉穩帶著氣勢,又非同一般。

“嚴師姐?!”冷梅雪皺眉。

秦殊極力控制身體里的真氣,但完全控制不住,那枚氣針深入心脈,完全限制住了真氣的運行,真氣在混亂之后,漸漸有凝澀凍結的感覺,心臟的跳動似乎也受影響,開始慢慢減緩。

他已經意識到,冷梅雪這個嚴師姐絕對不是什么“路人甲”,甚至比云拂高明地多,不然她的氣針不可能穿透“小刺猬”的防御。

“小師妹,你回來就回來吧,還帶個男人回來,更過分的是,竟然讓這個男人抱著,真夠大逆不道的!”那女人施施然地說。

冷梅雪瞪著她:“你對我老公做了什么?”

“我剛才不是說了嗎?難道作為寒極冰宮的少宮主,你不知道寒芒針嗎?”

冷梅雪大驚失色,眼中露出深深的恐懼來,趕緊去看秦殊:“老公,你……你真的中了寒芒針?”

剛才氣針的速度太快,她只覺得秦殊身體顫動,并不知道氣針已經打進秦殊的身體。

秦殊苦笑:“如果那小玩意兒叫寒芒針的話,我確實中招了!”

這話讓冷梅雪更是恐懼,恐懼之后,眼神中充滿深深的絕望,輕嘆一聲:“老公,看來咱們真要死在一起了!”

看著她的表情,秦殊已經知曉,這寒芒針肯定相當厲害,再說,已經親身體驗了,寒芒針完全鎖住他的真氣,稍微運轉真氣,胸口就像撕裂般地疼。

“你們竟然還妄想死在一起?”那女人神色冷厲,“小師妹,你把事情想得太美了。我可以提前向你透露一下,這個男人會被扔下萬丈深淵,而你,會被封住經脈,綁在寒極冰宮外面的冰柱上,在寒氣中慢慢死掉,你們不可能死在一起的,那是在做夢!”

“嚴師姐,你敢……”冷梅雪柳眉倒豎,雖然虛弱,眼光卻凌厲。

那女人大笑起來:“冷梅雪,到了現在這個地步,你還以為自己是少宮主嗎?你到現在還不知道,你這個少宮主只是個名頭,是師傅為了穩住你才給你的?你其實根本不是寒極冰宮的少宮主!”

“我已經知道了,宮主就是殺我父母的仇人!”

“很好,你知道就好!”那女人嘴角揚起,“既然你不是真的少宮主,只是頂個名頭,那自然是有真正的少宮主的,知道誰是真正的少宮主嗎?”

冷梅雪臉色大變:“難道是你?”

那女人又笑,笑容如凜冽的寒風,能刺痛人的心臟:“本來的計劃是,在師傅吸光你的真氣,把你殺掉之后,我再名正言順地當回我的少宮主,現在看來,計劃只好提前了!”

她的手中,寒氣呼嘯,很快凝出一把細長的冰劍。

這冰劍和普通冰劍不同,劍身很細,好像細長的毒蛇。而她的眼睛,閃動著比毒蛇還要狠毒的光芒,抬手把冰劍指著秦殊和冷梅雪,“說吧,你們誰先死?”

秦殊再次暗運一下真氣,還是不行,反倒疼得額頭冒出汗水來。

趕緊和“小刺猬”心意溝通,問它能不能對付得了這個女人,“小刺猬”給他的反饋是,他的真氣沒法運轉,“小刺猬”的威力也會大打折扣,畢竟他是“小刺猬”的寄主。

但這樣的話,真的就麻煩了。

“殺了我吧!”冷梅雪咬牙,抬手擦掉嘴角的血痕。

“哦?為什么不讓這個男人先死?”那女人對這個問題似乎很感興趣,“他先死,你還能多活一會!”

冷梅雪雙眸含著火焰,狠狠瞪著她:“我不忍看著他死在我眼前……”

“怎么,心疼啊?”那女人調侃。

冷梅雪沒有吭聲,沒再理她,眼睛深情地往秦殊看去。

那女人感覺受到了蔑視,不由咬牙切齒:“可惜,我不會讓你如愿的,你這個不知羞恥的賤人,背叛寒極冰宮,還破壞了師傅的修煉計劃,怎么能讓你輕易死掉?剛才我就說了,要把你綁到寒極冰宮外面的冰柱上,慢慢凍死!”

眼睛一轉,落到秦殊臉上,“小子,看來只能先送你上路了!得到這個女人,實在不是你的幸運,而是你的不幸!”

秦殊翻眼看她一下:“你懂個屁!”

“你……”

秦殊撇嘴:“怎么,看你的表情不大樂意,難道你真對屁有研究?”

冷哼一聲,“連基本的感情都沒有,我真不知道你和這庭院里的冰雕有什么區別,冰雕至少老老實實地站著,你偏偏連這點含蓄的美德都沒有,在這里上竄下跳的,以為你是猴子呢?”

“你……”那女人氣得全身亂抖,“到了現在,你還在這里信口雌黃!”

“現在怎么了?”秦殊掃她一眼,“我還要多謝你成全呢,我老婆受了傷,我如果不受點傷,怎么算是和她同甘共苦,倒是你,每天肯定空虛寂寞冷的,可惜啊,你送到男人面前,都沒人看你一眼!”

“我……我要把你碎尸萬段!”那女人氣得發瘋,縱身起來,手中劍就向秦殊刺過來。

秦殊等的就是這個機會,如果那女人很冷靜,以他現在的狀況,沒有絲毫機會,但激得那女人生氣,就可以有機可乘。那女人拼命只想殺掉他,完全放棄了防御,露出了破綻。

秦殊看到她的破綻,暗自激動,“小刺猬”立刻化作一桿長槍,向她胳膊底下的空門刺過去。

那女人吃驚,但實在是個高手,反應很快,手腕翻轉,刺向秦殊的劍反轉點在長槍上,稍微延阻一下,就勢翻身,往前縱躍。

但那長槍根本不是長槍,而是可以萬千變化的“小刺猬”,陡然變軟,又變成長鞭,纏住她的腰,把她狠狠地甩在地上。

地面就是冰層,冰層被重重地砸開一個坑。那女人的頭發也散亂開來。

本來這是殺掉她的好機會,只要趁熱打鐵,不給她喘息的機會。但這么一番電光火石的激烈交戰,秦殊的胸口又不合時宜地劇烈疼痛起來,疼得心念散亂,“小刺猬”也跟著失控,沒再趁勝追擊。

那女人往后迅速翻滾,躲開了“小刺猬”的控制。

出奇制勝的計劃宣告失敗。

等秦殊從劇烈的痛苦中恢復,再想繼續,已經來不及了。

而且,這樣奇襲的機會只有一次,錯過了,也就沒有了,現在必須轉為防御,三十六計走為上。

“老公,快進那邊的房子里!”冷梅雪把手指向旁邊的一個房間。

秦殊看她指的不是她的房間,而是她房間的隔壁,咬牙忍著痛苦,勉強笑了一下:“老婆,你沒指錯吧?到別人的房間談情說愛,不大好吧!”

都市狂少 https://www.hyx8.com/google/86261/index.html